岳西网
社会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岳西新闻 >> 社会 >> 正文

一本日记 走近“布衣教授”何家庆

【导语】

何教授,今年的瓜蒌还有半个月就要收了。前两天去潜山的时候,我帮您问了瓜农,他们说今年雨少,产量有些下降,不过市场价格会有所上升,老苗每亩大概有3000-4000元利润。您主张推广的组培苗徽记1号,瓜蒌公司给出了22元每斤的兜底价,预计每亩也能挣上2000多元,所以瓜农基本没有什么损失,您可以放心了。

瓜蒌已经成熟(央广网发 赵家慧摄)

最想先和您说这些,是因为您女儿何禾说,临终前您反反复复念叨的就是“不知道今年的瓜子收成如何,瓜农收益怎么样。”

一部“解码本”

“面色黛黑,头发蓬乱,灰色涤卡中山装边边角角皆有缝补痕迹,一双褪色脱毛大头鞋,断脚眼镜由橡皮筋勒住。”上世纪80年代,记者李彦春在安徽大学初见何家庆时他就是这样,30年来未曾改变。

去他家拜祭,见桌上放着一张彩色遗像,那上面的何教授黑发浓密,笑容灿烂,看上去充满活力。斯人已逝,关于这位“传奇教授”我有太多疑问无法向当事人求证,幸好他曾留下一本日记,记录了那次305天科考大西南时的每日境况,这是解读何家庆最佳的“解码本”。

三次扶贫“征途”

我很疑惑,一个生物学专家,为什么不去挖掘新物种,而要花费大量时间在研究农作物上?

2016年4月。又是一个300天,68岁的何家庆完成了他的第三次“远征”。这一次,他走遍了17个省区,291个乡镇,考察一种学名为栝楼的植物,这便是如今皖南山区农民十分熟悉的致富宝:瓜蒌。

这不是何家庆第一次自费扶贫了。1984年,他考察大别山,一走就是225天,步行12684公里,采集植物标本3117种近万份,成为全面考察大别山的“第一人”。

一条脱贫之路

我也很疑惑,何家庆为何坚信魔芋是山区扶贫的关键?

90年代,在安徽绩溪县担任科技副县长时,何家庆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产量高、技术易学的魔芋可以为山区带来经济效益。他撰写了《魔芋栽培技术》,这是国内第一部系统研究魔芋的书。

我国魔芋生产集中在西南山区,我国贫困县2/3也在那里,种植历史悠久但种植方式落后,故而收成不佳。

1998年,他带着16年攒下的27720元,开始了大西南之行。皖、鄂、渝、川、浙、湘、桂、滇8个省区市,426个村寨,31600公里,何家庆采集到了17个魔芋品种,并发现了最原始的魔芋生存形态,证明魔芋的故乡在中国。他目标明确:他要把科学的魔芋种植技术免费推进西南山区。

262次培训班

他走入一个个山村,拖着病体召开学习班,每次连续说上三四个小时不停歇。办培训班262次,受训人数逾2万人。

除了推广魔芋种植,只要农民有问题,何家庆都愿意帮着看看。遇上金银花收成不佳,他给出熏硫意见;路过笋干产区,他告知“可进一步加工成小包装笋干供零食销售。”;遇上后腿无法站立的猪,他告诉农民“让猪多晒太阳。”……

他思考当下,认识到例如中间产品无质量国标、研究成果转化率低等问题是中国魔芋产业发展的障碍。何家庆思考未来,理性提出“要从长计议,不可一味追求眼前利益……‘公司+农户’的形式正是芋区该选择的正确方式。”

300天里的“鬼门关”

90年代末的中国西南部道阻且长,湘地毒虫众多,川滇地区甚至有巨蟒盘踞在树上,305天,何家庆每天都在闯“鬼门关”。何家庆为何独自前往?他真的“特立独行”到难以接近?

安徽农业大学博士后王强是唯一和何家庆一起野外科研过的学生。“每天早上6点出发一直到晚上6点,除了短暂的午餐几乎不停。”为了锻炼脚力,何家庆只要在学校,每天下午4点都会准时出现在操场,跑上十来圈。“他步速极快,我跟着他跑了4个月,他看我体力跟得上了才带我出去的。”

被毒蛇咬、被马蜂蛰、吃猪食、乞剩饭,更不用说被石头割破的腿,肿胀流脓的脚踝……日记里对于苦难的记录让人不忍卒读。

21年前的十月,天气应该和现在一样转凉了,山里就更冷了。这一天何家庆写道:夜晚我在豆油灯下写字,早起就着猫洞样的窗口记录。我仿佛可以看到一个如苦行僧般形销骨立的形象。

他有孤独。在腿伤久久不愈的清晨,他写道“一路无行人,急于赶路一时忘却了自己的孤独。”他惶恐,在身体苦难达到顶峰时,他写道“脊柱由于长时间弓曲、背包的摩擦已有肿胀,我不敢触摸那外突的肿块。”但他依旧要继续赶路,因为“我希望早点到达那两县,为那里芋农解决燃眉之急,心中才踏实。”

一个知识分子的良心

何家庆的日记里,出现最多的就是词就是:知识分子。这身份对于他而言,为何重于泰山?

“位卑未敢忘忧国”。何家庆是苦出生,靠父亲拉板车挣钱度日。出发大别山前,父亲曾送来一个账本,里面记录了他从上小学起,国家、老师、同学给他的一点一滴的资助——父亲要他永志不忘,加倍回报。

何家庆做好了以生命为代价,换取西南贫困山区经济振兴的准备。他希望自己能再坚持一下,多走一些贫困县,使更多的魔芋栽培区得到先进的栽培管理技术。

在给女儿的信中,何家庆陈情道,“我只有一个信念,社会抚养过我,我必须对社会慷慨回报……我凭着一个中华民族后人和一个知识分子的良心做出了如此选择。”

30年科技扶贫初心不改

从魔芋的科学种植到推动瓜蒌产业化,何家庆为何相信科技可以扶贫?

2013年,退休后的何家庆受聘成为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植物标本室主任。他仍有心事,“我做了一辈子的植物学,还有一个心愿未了,那就是瓜蒌。”

作为药食同源的经济作物,瓜蒌有着很高的营养应用价值和市场空间。何家庆希望像当年传播魔芋科学种植技术一样,让瓜蒌成为产业扶贫的又一剂“良方”。

如今的中国,脱贫攻坚成为了全中国关注的大事。何家庆的一腔抱负终于和时代的诉求同步了。

早在1984年那次大别山调研开始,瓜蒌就进入了何家庆的视野。“他来潜山的时候是我陪着的。他看到很多当地人把瓜蒌当零食吃很吃惊,说是药三分毒。”孙勇潮现在是潜山市农业农村局瓜蒌办的主任,他是何家庆研究瓜蒌三十年的见证者。“我陪他去王河镇、油坝乡一带考察,发现很多老人的支气管炎都是吃瓜蒌吃好的。”

这些年,何家庆一直在做积累。他搜集全国各地瓜蒌栽培区、栝楼园的分布情况、栽培管理现状等,出版了《中国栝楼》,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有关栝楼的6项发明专利。

在孙勇潮看来,相比于魔芋,中国瓜蒌具有从种植、加工到销售一体化发展的能力,经济效益更好。对于徽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广来而言,何家庆是公司发展的关键人物,“去年开始,在何教授的指导下,每亩地农民可增收三四千元。如今,我们也建立了20多人的科研团队。”

产友来已经在传文公司瓜蒌生态园干了21年,“我陪着何教授跑了不少地方调研,推广技术,现在自己对种植懂了不少,可以给别人做培训了。”

最后的心愿

植物资源的产业化,是何家庆几十年来关注和思考的问题。除了提高瓜蒌自身的产值和附加值外,他还有一个心愿——建立中国瓜蒌协会。

在何家庆的追悼会上,安徽省久点农产品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娇泣不成声,“7月5日,我把何教授从潜山送回家,那时候他看上去还好好的。”何家庆想要建立中国瓜蒌协会的心思陈娇也知道,“他说这样就能充分利用好他的专利成果,在全中国科学、系统、有组织的挖掘、推广瓜蒌附加值,就有越多的农民可以过上好日子。”

用科技扶贫,用知识服务社会,不仅让农民们的口袋鼓起来,更能提高农民的科学文化素质。这就是何家庆所说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

日记写到1998年12月31日,这是何家庆结束西行回家的第一天。这天,他写道,“既不是凯旋的将军,也不是披挂上阵的战马。而是一头疲惫不堪的役牛,还待入冬闲静生息,为了下一个春季的耕作。”

致富的种子已经种下,果实的收获即将来到。

何教授,辛苦了。

央广网合肥11月1日消息(记者赵家慧)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刘甜甜    责任编辑:储翔
文章关键词: 一本日记 走近“布衣教授”何家庆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