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要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岳西新闻 >> 要闻 >> 正文

古坊探秋:喜看稻菽千重浪

红心猕猴桃真甜

岳西网讯(融媒体中心记者 程乔霞)皖西秘境,上古之坊。古坊,是岳西县西北边陲的一个乡镇,其古气和神秘,早让我心生往之。

古坊是高海拔的山头乡(平均海拔600米以上),深山云雾茶香得有名;该乡日照时间长,近年发展的红心猕猴桃甜的出名。至于粮食生产,很少有耳闻。在我潜意识里,该乡人烟稀少,居民分散,交通闭塞,山路崎岖,穷乡僻壤是我给它贴的标签。因为一个活动,我被安排去古坊。车子出小城就上了高速,高速行车20来分钟从大别山南下到白帽镇,再走近30分钟左右的水泥路,就到了目的地。眼前道路宽阔,楼房林立,街道整洁,居住集中。这是山头乡吗?分明和城关附近的集镇没啥两样。目之所及,山不高不远,人不多不少,田地上有绿禾,小桥边有人家,完全刷新我对“穷乡僻壤”的认知。

没有去猕猴桃基地,却尝到了果子。金果猕猴桃香醉了味蕾,红心猕猴桃甜醉到心扉,名不虚传。茶叶也是一样,杯子里丢几粒草青(松萝绿茶),冲泡五六开,仍能维持茶水的甘冽。两大特色产业之外,让我挪不开眼的仍是金秋的稻田。

夜晚,我被安放在四周由农田包围的沿河农庄。清晨,被一群鹅的高歌吵醒,翻个身,又与窗外的朝霞撞了个满怀。我一骨碌爬起来,匆匆出门,追赶那束光及光影下的稻田。天边的彤云是另一种叫醒服务,诱惑我离开被窝后,又钻回了云层去睡她的回笼觉。乡村小路,迷离在六点的朦胧,但前方,一田,一弯,一片,浅绿、深黄的稻浪,牵引我的脚步,蜿蜒前行。远山薄雾如带,山前是一溜红瓦白墙的楼房,金色的稻浪在房前漾开,丹青一幅色彩明艳,层次分明的乡村画卷。露水打湿裤脚,凉凉。田野上影影绰绰,那是忙于农事的早起村民。突然,脚边有一片倒伏的稻田,仔细一瞧,是稻杆细长的黑壳糯。再往前,部分田块粗壮的稻穗上粘附许多“灰包”。这些现象,远观是看不见的。今年雨水多,许多地方稻子都会因受灾减产。

“今年稻子怎么样?”我问正在稻田边摘菜的村民。

“收成比去年好。”对于我的出现,村民见怪不怪。

“这几块田都有灰包病,肯定影响其产量。”我说“呵呵,灰包每年都有,去年整个畈田黑压压的一片,比今年严重多了。”摘菜的村民说“你们干嘛不打药来防治?”我好奇“秧苗下田到稻子上岸我们这里就没有打药的习惯,我们靠粮食养活,打药不是害自己?”菜农对我的提问感到不可思议。这时,一个邻居过来问菜农是否有稻子卖,要预定3000斤,问及价格,说每百斤要比畈区高50元左右。“我们是山头地区,稻子成熟的晚,但这里大米比畈区的香,尽管贵点,仍不愁销路。”菜农自信地告诉我。至于山头地区,我倒是没有感受到。古坊乡上坊村与英山县的陶家河乡相邻,站在村民杨细定家的稻场,能听见陶家河学校上课的铃声。两县交界,边贸互通,据说每月的十五,是古坊村民去陶家河乡赶集的日子,采买交流,十分繁荣。两边集镇通达,7米宽的水泥路贯穿全境,交通非常便利。水泥路通村达组,水稻的栽插,收割都可以机械化操作,降低了劳动强度,解放了生产力。严格地说,古坊乡是以劳务输出为主的乡镇,8000多人口,每年有2500多人外出务工,留守的都是老人和孩子。即便如此,老人们仍用勤劳的双手让地里长菜、田里长稻。种萝卜归来的汪时文告诉我,他家有六口人,孩子们都出门在外,他和老伴把家里三亩多田都种上了。“有的全家外出种不了的,我们也给种上,像我们上了年纪的人,太知道饿肚子的痛苦。要自食其力,珍惜粮食,饭碗只有捧在自己手里才踏实。”汪时文动情地告诉我。“饭碗只有捧在自己手里才踏实!”我细细咀嚼这个朴实的语言,越嚼越有味,越嚼也越不是滋味。近年来,有的地方借发展之名,建楼房,做厂房,大量圈农用田,踩耕地红线;许多年轻人不会做农活,老年人心有余而力不足,致使大片农田被占用或者撂荒,令人担忧。好在,在古坊,我遇见了一幅美丽的画卷:稻菽千重浪,老伯荷锄归。这是金秋最美的注脚,这是秋梦里最丰厚的粮仓。

乡村画卷

美丽农家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储海霞    责任编辑:王云峰 储海霞
文章关键词: 古坊探秋:喜看稻菽千重浪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