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ahyx.gov.cn/read/css/Skin12.css
首页| 资讯| 新书|书评|书摘|文苑|本土作品|排行榜| 龙门读书会|岳西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岳西网 >> 龙门读书 >> 本土作品 >> 正文
青玉案文丛:飞旗吟草
作者:龙门书城    资讯来源:龙门书城    更新时间:2014-2-6 点击数:

 


作者:储诚根    出版社:河南人民    定价:28.00元

作者简介

    储诚根  安徽省岳西县政协主席。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和作家协会会员。出有个人书法集,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展,刊载于国内有关报刊,并多次与台湾、港澳和美国等国家和地区交流。创作诗词300多首。公开发表于报刊诗词数十首,散文和理论文章10多篇。

飞 动 的 旌 旗

《飞旗吟草》序

2013年4月 梁 东

    飞旗寨,一个令人心动的名字。这是储诚根的老家,地处安庆市岳西县的一个山乡。这里离我的老家安庆市区,不过百里之遥。但同这位老乡相识、相交,却基于某种情缘。诗情、书情、乡情交织的一种情,或者说是民族文化精神思想维系的一种情。看起来淡淡的,但又是深厚的。

    “万壑当飞银柳絮,千山宜醉杜鹃红”,这是我对如诗如画的岳西山水的由衷赞颂。2006年春,我邀约几位诗家老友赴岳西考察采风,开展诗教活动,县里由储诚根陪同。我发现同这位政协的负责同志之间,在诗、书乃至文化的诸多方面颇多共同语言。这让我大有“吾道不孤”的感觉。以后几年,他一会抱一堆书法作品给我看,一会又捧着一叠诗稿要我“斧正”。及至今春,这份《飞旗吟草》放置我的案头——储诚根要出诗集了。

    储诚根,其人、其书、其诗都值得一说。他的曾祖父是清末最后一科的秀才,叔祖也是当地名儒,一种基因式的传承、浸润,逐代的耳提面命,使他受到一般家庭难以企及的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使他从小对传统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这种情愫似乎溶化在血液中,挥之不去。他虽然是名副其实的官员,但不同的是,工余之暇常常一头钻进传统文化天地里,乐此不疲。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在扎实地增进自己的传统文化的素养,形成他在文化上的立身之基。

    他的书法,行草出于二王,同时显示出临习孙过庭、黄庭坚的气韵,隶书则多《礼器》、《乙瑛》及魏碑气象。在技法、章法的艺术处理上,具备了一定的功力。多年前他就是安徽省书法家协会的会员,近年来书艺长进,不久前又被批准加入了中国书协。他把这看成前进中的阶段性成果,并在此基础上逆水行舟。

    他的诗,从他这部诗集来看,还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古风歌行,五、七言近体诗多有涉猎,词则运用词牌较广。内容上,题材广泛,视野开阔,追求一种清新朗健、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洋溢着热爱生活,珍惜生命,感恩社会的激情。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诗之用律用韵,基本遵从“平水韵”,词依“词林正韵”。从他的实践来看,实行的是一种坚守中的前行。就是用与古人同样严格的要求,通过身体力行,来体察古人创作达到的高度,以期窥见其辉煌于万一。当今诗坛,由于生活在发展,语音在变化,要求按一定规律的当代的生活语音写诗,这种想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有不少诗家仍旧沿用“平水韵”,这多半在一些老诗人中,而如储诚根之年龄和生活实践的诗人,秉持如此创作态度,我倒觉得反映了一种入虎穴、得虎子的进取精神。“求正容变”,正是第一位的,变是第二位的,容变当然也容不变,与其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争论变与不变,不如努力于“双轨运行”的前方都有好的诗作出现,用时间和实践去检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倒赞赏储诚根这种勇敢精进的创作态度。

    又是书法,又是诗词,储诚根在“左右开弓”。一次我同他开玩笑,书法就够你忙乎的,再搞诗词,“那可是个苦差事啊!”他说,“书法的功夫在诗外。书法是中华民族独有的艺术,自古大书家都是在书写文之余,诗之余,甚至信札之余,不经意间成就其名的。要想做一个名副其实的书家,必须下苦功夫提升自己的文学艺术、历史哲学乃至文字学水平,否则永远只是一个书匠。何况中华诗词本身就值得以生命相许,而且我也从这两者的结合中收获了许多。”这番话涉及他在书法创作中所秉持的态度问题,然而要说清这个问题,却要从中华文化的根处去探索。

    《说文解字》的作者许慎说:“盖文字者,经艺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后,后人所以识古。”这一论述说明了中国汉字的崇高地位与重大作用。在科学发展到信息化的今天,汉字仍被世人誉之为“东方魔块”,“人类文明的晨曦”,直到今天仍在推动世界文明的前行。书法艺术是以汉字为表现载体的,没有汉字,或者不是写汉字,也就没有中国书法。每个汉字都有其形、音、义。汉字的组合就进一步产生了综合效应。结成词,组成句,赋成诗,写成文,他的文化效应就以几何级数提升,万千变化,难以穷尽。加上从表象出发,通过毫管产生的诸如线条的形式美相互叠加,构成了书法作品的全部内容。内容寻求最合适的形式的表述,形成结构又反过来彰显内容,从而体现我们民族的心性特征和人文精神,这才是书法本质的生命意义。因此,书家为之负责的,为之当成文化意义的生命去打造而付出毕生心血的,决不仅是“怎么写”,更应该包括“写什么”。

    本来,生活发展到今天,中国书法所负载的书写内容,理应受到充分的重视。书法家的实践,理应更加理性地追求那种相融、相谐、相生的综合艺术效果。然而我们看到一些论者与书家,受西方现代文艺理论影响,追求中国书法的“纯艺术”表现,大多先拿“书写内容”开刀,接着是脱离汉字,甚至脱离汉字的结构规律,最后只剩下点与线。如此这般给中国书法做减法,无异于抽空了中华文化精神的特质。这不应是中国书家的追求方向。

    储诚根说的“字外功”,我想这是以书写技巧为本位而言的。指的是微观的具体技艺之外,还要从宏观上在国学的相关领域,要有相应的功力。我以为如果承认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是一种综合效应,那么有些“字外”的东西,本应属于字内,个中应有之义也。与其说“字外”,不如说是字内。果如此,书法家从学术上就有了一个基本的、明确的定位,从而在训练技法的同时,有一个不间断的追求——提高自己的学养。这就是储诚根的追求,我这番议论不过是进一步确立和强化了这种定位而已。

    旌旗在春风鼓荡中灵动前行!对于“左右开弓”的储诚根来说,无论是书、是诗,其创作实践所秉持的基本指导思想和态度,无疑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寄希望于他走向人们常说的“诗书双璧”,应该是合乎情理的。

 

花燃翠树蒸红日,草入空阶伴斗箕

                                      ——简评储诚根诗词集《飞旗吟草》

沈天鸿

 

    中国的旧体诗历数千年而仍活在许多中国人的眼中、心中、笔下,而且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打击,全球都是新诗,和一个世纪白话而非文言的普遍语境,对它都不能构成致命性打击,这现象颇值得探讨。在这儿我只说一点:我以为它仍然活着的主要原因是它是诗,即,与白话新诗不同的它的特殊的形式与其诗意相结合的特殊的美,给予它特殊的魅力,使当代国人不仅不能拒绝,而且深爱着它。

    储诚根先生就是众多深爱着它的人们中的一位,不仅读而且写,短段几年间写出的诗词就能结集成这本《飞旗吟草》。这本诗词集中的许多作品在写出时我就陆续读过,但现在集中地一次性地阅读,包括以前读过的,对诚根先生的诗词就有了以前零碎阅读时不大可能有的总体性的认识。这个总体的认识简单地说就是,诚根先生是以他颇为充分的中国古典文学的修养在写他的诗词。

    这个认识好象很奇怪,因为简直就是废话。其实,不仅不是废话,而且很重要。因为当代尤其是这二三十年来,虽然写近体诗填词的人越来越多,但也显示出了两个状况,形成两个现象。一个是“老干部体”(其实它的作者并不都是老干部),即格律虽然没问题,但由于缺乏必要的中国古典文学准备,导致作品在形式上是诗,但实质上缺乏诗意,很难说是诗。另一个就是用现在的普通话的发音编成的所谓“新韵”来写绝句、律诗或者填词,违背文体的规定性,非驴非马,而是骡子。后一个是怎样看待近体诗和词的声韵要求的问题,如果改正是很容易的,不用“新韵”就是。主要是前一个现象,难以匡救,因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许多作者所缺乏的古典文学修养,不是轻易就能补上的。而在文学文体中,唯有旧体诗对作者有着必须有中国古典文学修养的要求。为什么它有这样的要求?主要是旧体诗形式极其凝练,一首五言绝句只有20个字,用白话写就基本类似打油诗或者口水诗了,必须用文言,而文言用得好甚至达到极致的,当然是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再一点就是旧体诗作为中国的一种特殊的文体,只有中国古典美学才能赋予它以中国的美学意境。换句话说就是,它的诗意的性质必须是中国的。而文学作者不是哲学家或美学家,中国古典美学的修养,主要是间接地从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获得。所以,中国古典文学的修养对于写好旧体诗是很重要的。

    有着颇为充分的中国古典文学修养的诚根先生的旧体诗,因此是有着中国古典美学意蕴,有着中国诗意的诗。再加上他的体验或领悟的独特性,就使得他的旧体诗大多可读、耐读,甚至耐人品味。例如文庙之类很难写的题材,他也能写到这个程度:

    江水汤汤泗水渺,

    钟山孰与尼丘高?

    师仪万世昭明月,

    雨自潇潇风送涛。”

        ——七绝《雨中谒文庙》

    又如七绝《谒赵朴初纪念馆》:

    青山隐隐水茫茫,

    誉满海陬归故乡。

    一悟观空公未去,

    清风明月到幽篁。

    意味深长而绵绵不绝。可以说已得绝句之奥妙。

    诚根先生的给古典文学修养充分到什么程度呢?充分到可以以学识为诗。以学识为诗这一点在这本集子中随处可见,我就不列举例诗了。

    中国古代的诗歌,我以为有四种写法。一种是以情为诗,以景物出之,最早的老祖宗是《诗经》中“杨柳依依”这一脉。再一种是以事为诗,以叙述出之,老祖宗也在《诗经》里。以理为诗,托物出之是又一种,宋诗中最盛。再一种就是以学识为诗,或以景物或以事情,或只扣题而不假以物事只以学识出之,黄庭坚的诗是代表。我不知道储诚根是否特别喜欢山谷的诗,但我读他这本书中的诗时是下意识地想起黄山谷的。

    可能因为都喜以学识为诗,储诚根的诗在这一点上也与黄庭坚的诗不约而同:

    诗中意象虽然也有自然意象、神话意象,但主要是人文意象,诗因此具有浓烈的文人情趣与色彩,和书卷气息;诗意地展现的是一个知识分子的丰富并复杂的精神世界;也多侧面地折射出了所处时代的风云气象。同时,也常有“掉书袋”的嫌疑并因此多多少少地损伤了该诗诗意。

    当然,我分析这些并不意味着我认为储诚根就是当代黄山谷,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猜测诚根先生诗歌的直接源头。

    在艺术上,诚根先生的诗也很有特色可说,例如上引的两首中,“师仪万世昭明月,雨自潇潇风送涛。”“一悟观空公未去,清风明月到幽篁。”从字面看,上下句所写对象和意思都相距甚远,形成断裂。但表面断实际涵意不断——“雨自潇潇风送涛”、“清风明月到幽篁”作者用的是象征含义,所以,这儿是猛然跨跳,而非真的断了。

    猛然跨跳必然形成空白,诗或者画中“留白”的重要性和意义,已是常识,我就不多说了,只指出一点:诗意就是在空白处产生和溢出的。

    而象征必然是由具象事物构成,因此运用象征就同时获得了意象。

    象征又必然是具象事物在此而意在彼,因此运用象征就同时获得了此与彼之间形成的空间;

    由于象征是由具象事物构成,形象总是大于思想,和象征具有的具象事物在此而意在彼的那个彼只可意会的特点,因此运用象征尤其是在诗的结句运用象征,就获得了诗已尽而意无穷的艺术效果。

    《飞旗吟草》中这样的诗颇不少,如《秋意》“钟敲暮叶纷纷落,归雁追云拂水寒。孤影盘桓阡陌上,沉浮星斗又阑干。” “海韵天风真不老,楼头旧日噪新蝉。”(《山海关》)等等。

    至于一些应酬之作,我就不评论了。这类作品,是李白、黄庭坚也不见得能写好的。但这类诗有时不得不写。能够理解。

    “花燃翠树蒸红日,草入空阶伴斗箕。”(《谒商丘木兰祠》)《飞旗吟草》有此气象。

                                                                                                                                       2013.4.28凌晨


 



资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张愿青 
  • 上一篇资讯:
  • 下一篇资讯:
  •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教辅类排行榜  
    社科文艺类排行榜  
    推荐图书  
    岳西县龙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协办 电话:0556-2187758,2175177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