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新书|书评|书摘|文苑|本土作品|排行榜| 龙门读书会|岳西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岳西网 >> 龙门读书 >> 本土作品 >> 正文
青玉案文丛:心留片白
作者:龙门书城    资讯来源:龙门书城    更新时间:2014-2-16 点击数:

 


作者:王金桥    出版社:河南人民    定价:30.00元

作者简介

    王金桥  七十年代末生于安徽岳西,自署耕耘轩主人。教过书,当过记者,做过编辑,招过商,下过乡,现任职于岳西县委办公室。作文修心,写字养性。业余发表文学作品和书法评论六十余万字。出版有书法集《王金桥楷书历代咏映山红诗词选》、散文集《心留片白》。

附序

                         旷达 雅致 缱绻

 

    作家王亚哲先生曾经谈到,如果能在繁杂的生活里,摘掉伪饰,卸下心灵的重担,少一些苛责,多几分理解,少一些投机钻营,多几分超然豁达,那么我们的心灵就有了几分宽松的空间,才可能拥有清风明月的胸怀,才可能拥有一片天马行空的蔚蓝。这也正如海德格尔所说的:“人诗意地栖居于世上之时,静静地听着风声也能体味到真正的快乐。”
    金桥的散文集取名为《心留片白》,我想他就是这个意思,即淡泊人生,放牧心灵,达观处世,闲适情性,在花开花落中拾取灵感的芬芳,在云卷云舒中栖息精神的倦游;让心灵留下片白,即使错过了浓墨重彩,也无愧于朗朗心空的云淡风轻。

    一般来说,每一个写作者都是在揭示自己内心的隐秘,寻找原初的聪灵因子,激活新鲜的创意细胞,否则,写作之于作者,就像梦游之于病患,抑或行走之于途程,其根本意义当会大打折扣。凡是动笔的人,只要他还眷恋着,坚持着,对于他自己就是一种快乐,一种享受。金桥长年累月寒来暑往地执着于书法,无疑是一种精神的陶冶和雅趣的固守。故而他的散文中,有相当数量的篇幅是写书法情境中的真切感受和盎然情趣的。
    书家快意在运笔,铁画银钩亦通神。在今年这个蛇年,我有幸目睹书家笔走龙蛇时的酣畅淋漓,禁不住突发奇想,何不也学学书法,既可以用来静心养性,又可以用来解悟人生。说书法可以解悟人生,怎解?———但看那繁冗生活里的一笔飞白,但听那喧嚣尘世里的片刻无声。
    于无形处,于无声时,有我们哲学大师老庄的逍遥神游。《耕耘轩里书茶香》正合这样的神游:“悠悠岁月,与茶共读;萦萦墨香,伴我此生。若不能搏击风口浪头,也不愿穿行灯红酒绿,那何不在前辈的教诲和激励下,在清醇幽远的茶香中去寻找书艺的伊甸乐园呢?”说得十分明白,一杯清茗,一壶酽墨,一室书香,作者身在其中,乐在其中。这样的艺术伊甸园不难寻觅,却难以保持住自己的操守———谁又能像柳下惠那般坐怀不乱呢?诚如作者所说:“物质是生命和生活所要求的,但绝不能是要求的全部。我的生命和生活早已离不开笔墨的参与,也将永远离不开它们的濡染。黑与白的两个世界,线条是载体,境界是追求,就在这其间浸润着一种极具牵引力的虚无。”(《与虚无为伍》)这种虚无竟然很像那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旷达无迹,混沌同圆,因为艺术的境界最终是无境无界,是开疆拓土之后的世界大同。如此,个人渺小的奢求和庸俗的功利是多么地不屑一顾啊。一人一生一雅趣,本来就足够了,可是我们的耕耘轩主人却在书爱之余,另操异笔,用散文的形式记录着他的心灵轨迹;他不求“奇文共欣赏”,但求“檐月清我心”。堪解了吧———心留片白,心旷神怡!

    写作是与自我生命的对话,是同自己的影子较劲,是向凡俗的市侩挑战。它要抛弃功利,它在坦呈自己隐私的同时,又要抑制自己的欲望,张扬自己的个性,既不能像平常所说的批量地复制自己,又不能让自己局促于一室之内,使思想的载体形同干果。写作是一种表达生命的方式,也是一种升华生活的方式;但是好的作品里,总是诚朴包容着睿智,良善涵养着精粹。只有如此,我们挥洒才情才具有意义,我们搜索枯肠才富有价值。金桥散文中的“雅踪”篇,诸多篇章不妨说是与自我生命的对话,与行走的影子较劲。人总是要走着,总会留下一些足迹,只不过有的留在字里行间,有的留在记忆里,有的留在浮光掠影的谈笑间。而留在文字间的所谓游记,并不都能称为文学作品,关键取决于你是否对所到之处狠狠地踹了一脚,而后又把它们的呻吟或哂笑捡起来,打量,审视,反观,睥睨,再责问它:你是谁?像余秋雨的《道士塔》、王剑冰的《绝版的周庄》、刘征的《过万重山漫想》以及韦仕信的《残荷明月横山寨》等等,莫不如是。这本集子里的《走近秦朝》,作者蓦然发现自己的“脚还未曾踏进秦朝大门一步”;《晨别韶山》里,“我感到这离别的哪里是一座山,一条冲,一个地方,分明是一个怀抱,一个伟大的怀抱,一个永恒的怀抱,一个不可复制的怀抱。我只觉得自己就是得到了这个怀抱的温暖,成熟在秋天里的一颗谷粒”;《禅泉天悦湾》借水论禅:“禅机亦然,比如这温泉,看它是泉水,再看似乎又不是泉水,结果看它又是泉水了———这便是禅泉的三重境界。本想再补充表述,又一想,如果点破,似乎禅不再为禅,泉不再为泉。禅泉的魅力和诱惑也许正在于此。”《瓷都,或与瓷都有关的》丢下一句响亮的结语:“月下春水瓷各半!”这都是理性行走时发出的回音,是“我”眼中的吉光片羽,是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里所强调的“这一个”。

    触动一个作家写作,因素可能很多,他要么表现个人在认知和探索上的一些发现,要么表达个人情感上的一些诉求,要么捕捉命运与哲思之间突然碰撞出来的一点火花,要么搅动或沉淀人生机遇里的一些情趣。收在这本集子里的“世情”篇写了爱情、亲情、友情和乡情,尤其爱情的文字写得清丽脱俗、缱绻动人。对玫瑰花一写再写,实际是对爱情进行保鲜;对母亲亲手做的布鞋如此挂怀,实际是对当年那种幼稚步伐的极力修正;对“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的感喟,实际是对人生意义的再认识和再发现;对老家的魂牵梦绕,实际是对故土的感恩和铭记;聆听呱呱坠地新生儿的歌唱,更是对“原来生命犹如一条河流,一条涌流不息的河流。他总是在不断地延续中新生,在不断地新生中延续”(《生命的延续》)这一哲理的形象解读……
    情动而辞发,自古而然。某些所谓摒情而撷理或无情无理而只卖皮肉之相的文字,虽然在当今的报刊网络上仍然占据一席之地,但可以断言,那是短命的,就像那类作者的理论是短命的一样。我读“世情”篇,如沐春风,有一种蔚然新生的希望感,从这里我读出了我们普通人的喜怒哀乐,读出了人之为人的存在价值,一如从“物语”篇中读出了我们身边不易被人觉察的真实、醇和与清雅。

    总之,心留片白的境界,就是旷达、雅致和缱绻的人生境界,就是繁花已然落、枝间子初成的自然升华。

    愿这本《心留片白》散文集从耕耘轩里走来,向热切关注她、关心她的朋友群中走去;愿金桥先生的书法和散文日臻纯熟,愈加喜人!(原载2014年1月3日《安庆日报》)



资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张愿青 
  • 上一篇资讯:
  • 下一篇资讯:
  •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龙门读书会  
    排行榜  
    推荐图书  
    岳西县龙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协办 电话:0556-2187758,2175177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