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ahyx.gov.cn/read/css/Skin12.css
首页| 资讯| 新书|书评|书摘|文苑|本土作品|排行榜| 龙门读书会|岳西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岳西网 >> 龙门读书 >> 本土作品 >> 正文
冯润青作品:零碎的思维
作者:龙门书城    资讯来源:龙门书城    更新时间:2015-5-29 点击数:

 



作者:冯润青    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    定价:26.00元

 

作者简介

    冯润青,安徽省岳西县人,文字散见于报端,杂志。体验生活,感悟平凡,用细腻敏感的文字,书写小女子的情怀。一花一草,一人一物,在其眼中都有灵动的美。耽溺回忆中的美好,捡拾时光中的珠贝,且行且珍惜。

 

作品选读

临风听蝉

   

                           

“收旧手机,收旧电脑、旧电器......”一声声吆喝闯入耳膜。那“收”字尾音拉得不仅长且跌宕起伏,从远至近,又逸远。谁家进行组装,叮叮咚咚;有人拉扯着大嗓门,谈论、争辩;来往的车辆,发动机声,汽笛声......混乱、嘈杂,齐齐涌来,仿佛一波又一波的浪潮。突然,在杂乱的声息中,我分辨出一些蝉鸣。三声两声,远远近近,直逼心灵。

是春末,一次放学的路上,儿子听见路边蝉鸣,他脱口而出:“蝉都开始叫了,你敢信?”儿子正处于青春期,有点闷骚,有点叛逆。他经常爆出一些网络词汇,让我茫然不解,然而那天,我却听懂了句式“你敢信?”,并为他的感叹深深感动。是啊,美好事物面前,每个人都深有感触,情愫上大底相通的。儿子十三岁,年少懵懂,然而他的感叹里已含了浅浅惆怅。

此时窗外的蝉鸣超越一切声响,以全胜的嘹亮唱响在我的耳畔,将我的思绪完全捕捉并且驾驭,带我进入时空隧道,返回乡村故园的某个夏日。

乡村的夏日清凉又深邃。所有的植物在夏天都绷极了生命的全盛姿态,满山满野地绿,绿得没有一点空闲,绿得没有一点喘气的机会。阳光热情饱满,亮晃晃,灿烂烂,一丝不苟地倾洒着辉芒。多么葱郁的生机啊,那时母亲还年轻,我们姐弟仨都还小,一切都富余想象的空间、富有发展的时间。不像多年后的今天,母亲去了遥远的他国,我在午夜梦回中寻找,寻找母亲的去向,却总是失落和失望;当年的那些小毛孩,均人到中年,陷入俗常人事,不惑中渐次丢失当初的梦想与激情。

夏日午后,母亲总要带领我们在饭后小寐。老屋堂轩,摆上竹床,穿堂风幽幽贯吹,即刻消融去暑热。母亲因为劳作后疲乏,很快进入睡眠。而我总是在浅睡中被蝉鸣惊醒。那些宏大的声乐,长久演出,不疲不倦。屋外的竹林、树林,都是它们的舞台,它们极尽魅力地高歌,此起彼伏,彼伏此起。风从窗外、门外窜入,绕着屋内游走,蝉鸣游走的路线恰好与风同步,不分彼此。

其实蝉鸣并不是夏日才有。春末开始,一直延续到深秋。清晨,晌午,傍晚,突然集体扬起歌喉,仿佛有一双隐形的手,指挥它们。我想,那是风,是风指挥它们的鸣奏。风不动声色间,已传达出指令,即兴开始或停止一场演奏。要不为什么,那些蝉鸣总似有着规律可循,有时是一群同时响起,有时一只两只开头,一声两声,然后群起响应。

那些蝉鸣,反复地薰陶我的灵魂,并最终沉淀于我的血液。此去经年,无论处于何时何地,蝉随意“知了,知了”,就能奏鸣我心灵中关于幸福的琴弦。

我以为,那些蝉最终只会在记忆里聒噪,不会再与我零距离亲密接触。离开故乡已经很多年了,即使来往,之间也是匆匆。真是匆匆复匆匆啊。

我的记忆靠不住,最近以来,越来越悲哀地发觉,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偶尔心湖一丝涟漪,却泛不起一波纹,只剩鱼尾纹在眼角悄然滋长,这多少影响到那种叫心情的东西。我却清晰地想起蝉,想起与蝉有关的很多往事,以及它那清绝歌吟,让多年后再次聆听的我,内心尖锐的堡垒一点点消钝,一点点融化。

那么,我是高兴还是失落,拼着劲头堆砌堡垒,是心底最后的防御,失去之后,我又能拿起什么抵御明枪暗箭?蝉之前不见光明只有黑暗的生存与奋斗,终于让它赢来短暂的光辉,我却无以选择。爱,梦想,激情,俗常里浸淫过久,越来越羸弱,终于都被我狠狠心洗濯后收进背囊,一颗心无以为落,只能空空悬在半空。

夏日的蝉,兀自知知不休我沉醉在一片蝉鸣中,打开想象的翅膀,自由翱翔。古时文人墨客留下很多咏蝉诗篇。唐朝虞世南《蝉》:“垂穗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是说蝉韵姿天纵,格调高涛。唐· 雍陶的《蝉》“高树蝉声入晚云,不唯愁我亦愁君。何时各得身无事,每到闻时似不闻。唐· 张乔先秋蝉一悲,长是客行时。”均免不了悲秋愁绪,满怀浓得化不开的惆怅。唐· 薛涛《蝉》露涤清音远,风吹数叶齐。声声似相接,各在一枝栖。”是诗中比较清逸的一首,为我所爱。蝉,禅者。每个人,在生活中,有各自的枝叶可可落,如蝉,酌饮清洁的露水,发出独特的清音,声波辽阔,自成格局。

窗外闪进一缕阳光。信步走上阳台,挑眼望去,雷声阵阵,雷雨从北面沿着岗脊,转向了东北面,山城仅仅滴落零星雨点,雨后的清风徐来,带来远处泥土的清香。临立风中,微风徐徐,心头的燥热荡然无存。

蝉又开始鸣叫起来,一声,两声,一阵,又一阵。

 

[1] [2] [3] [4] 下一页



资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张愿青 
  • 上一篇资讯:
  • 下一篇资讯: 没有了
  •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教辅类排行榜  
    社科文艺类排行榜  
    推荐图书  
    岳西县龙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协办 电话:0556-2187758,2175177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