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新书|书评|书摘|文苑|本土作品|排行榜| 龙门读书会|岳西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岳西网 >> 龙门读书 >> 书摘 >> 正文
再见之后,说再见
作者:龙门书城    资讯来源:龙门书城    更新时间:2016/11/20 点击数:

 



作者:[土] 汉蒂-艾利特    出版社: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1

    Part 3

  有时候,爱因告别而生。

  倘若这告别透露着诱惑的气息,

  就将带人通往追寻新奇、快乐却同样罪恶的、难以回头的路。


  Chapter 7

  朱莉德去世已经十天了。与此同时,阿丝勒告诉房东她月底就会搬走,这位好心的老绅士又给了她两个星期的富余时间。阿丝勒的朋友们极力掩饰自己的担忧,在得知阿丝勒要搬去和刺猬先生同住的时候,都感到如释重负。只有泽琳说阿丝勒不立马嫁给刺猬先生实在太傻了。

  泽琳有一次在杂志上看到了刺猬先生母亲的照片。泽琳挺喜欢刺猬先生的,但她如此倾心于照片里显眼的珠宝,为此念叨了整整一个月。那时候朱莉德还活着,她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再也受不了了,终于对泽琳说:"亲爱的,如果你这么喜欢珠宝,那只要学着取悦没头脑的老男人就行

  了。"泽琳以为朱莉德生她的气了,显得很沮丧,但是朱莉德马上纵情大笑起来。"不论你爱的是谁,他都会很快变傻的!"

  刚从学校回到家,阿丝勒就把勉强揣在身上的书本扔到餐桌上,冲进浴室洗澡。几天前她开始重回校园,这对她有好处。不过由于晚上睡得不好,她始终疲惫不堪。洗个热水澡,在卧室里吹着惬意的微风睡个午觉,应该会舒服点。她草草地擦了擦头发,不顾头发还湿着,很快便打起盹来。

  急促的门铃声把她惊醒了。她确实睡着了,但是她一睁开眼便发现外面几乎全黑了。而且,窗户大敞,房间里开始有了凉意。她很不情愿地从温暖的床上爬起来,拖着脚步走向大门。

  玄关的灯灭了,起初她看不清站在门口的是谁。快五秒钟过去了,她才认出他来。

  "要是想找朱莉德,你知道她已经去世了。"她没好气地说道。起床之后喜怒无常是她家族的标志。过去在早上,她和朱莉德都避免碰到对方,好像双方都得了传染病似的。

  男人没有理会她的挖苦。"嗨。"他懒洋洋地说,闻起来满是酒味。阿丝勒突然替他感到难过,后悔刚才说话粗暴。她从未想到,他也会如此痛楚。为了挽回局面,她笑了笑,打开了门,等待她姨妈的最后一个爱人走进来。在缓缓降临的夜色中,奥马尔看起来身形魁梧。他慢慢地走进客厅。虽然他来过这间公寓很多次,阿丝勒还是觉得和他很疏远。阿丝勒、朱莉德和奥马尔这三个人,曾在这间屋子里一起聊天、吃饭、喝醉酒。但现在,朱莉德不在了,他的出现让阿丝勒感到苦恼。他是朱莉德生活的一部分,但却没有同她一起消失。阿丝勒觉得好像姨妈死了,但是她的一部分碰巧留在了客厅里。阿丝勒极力掩盖自己的不安,跟着他走进客厅,在沙发一角坐下来,等他安然坐定。

  但是他没有坐下,反倒做了一件阿丝勒从没见他做过的事:他走到朱莉德的钢琴前,站住了。然后,他温柔地打开琴盖,凝视着琴键,仿佛要破解一个密码。阿丝勒觉得他像一个打开了汽车引擎盖检查发动机的人。她有冲动说出这个想法,但接着改了主意,继续观察这个不速之客。男人缓缓地坐在凳子上,抚摸着琴键。祈祷和告别,这两者弥漫在空气中……

  阿丝勒在随之而来的浓浓的沉寂中闭上了眼。她想念姨妈的音乐。当她听见最初几个音符的时候,她以为是自己的内心在开玩笑,但是她睁开眼,诧异地看见,她的访客在弹这段旋律。我一定是疯了,她心想。

  这个男人怎么会弹钢琴?不可能……他有一间汽车展厅。他是个汽车商。他谈汽车,数钞票。假如他不是忽然间得到了神的启示--柴可夫斯基不太可能从天而降--她眼前的这一幕足以证明阿丝勒是疯了。她听他弹得越久,越相信他会弹琴,而且弹得很好。但这不仅不能宽慰她,还使她内心的伤口开始流血。这位表演嘉宾不在意阿丝勒的存在。他一言不发,也不看她。有时候他会突然停下,一动不动待上几分钟,然后继续弹奏。天色这么黑,他还能看清钢琴的琴键,真是奇迹。

  阿丝勒无法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她不在乎自己看到的是否让自己开心--她就是喜欢看他。夜晚变成了影子的游戏。他移动双手的方式,头发落在前额的样子……被他爱着是怎样一种感觉?她和朱莉德从来没讨论过这个。朱莉德和他的关系更像一种深厚的友谊--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相互钦慕。阿丝勒从未见过他们发生争吵或卿卿我我。今晚,第一次,她开始琢磨他们之间的爱恋。终于,他停止了弹奏,像打开时一样温柔地合上了琴盖,盯着阿丝勒。尽管身处黑暗,他的凝视还是让她不寒而栗。她意识到,他对自己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影响--这是怎么了?她跳起来去开灯,但是听到他低沉地说了一声"别",便呆住了。

  "为什么?"阿丝勒焦躁地问。但她没有开灯。男人站起来,走近她。他们靠得那么近,几乎就要碰到彼此了。阿丝勒可以闻到他充斥着酒精味道的呼吸,即使在这昏暗的房间里也能看清楚他灼热的眼神。阿丝勒觉得自己好像被钉在了镶木地板上:她想动弹,却石化了。这就像个梦魇,你想要逃走,却只能绝望地等待。她被催眠了。

  她几乎可以发誓,今晚是她第一次正眼看他。她感觉自己站在了火药桶上,害怕得无法思考。她心跳加速。为什么她站在姨妈的情人面前像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一样瑟瑟发抖?她从来不觉得这个男人有吸引力--她甚至之前都不觉得奥马尔有男人样。当他脱去她的睡衣,她想尖叫,却说不出一个抗议的字来。一种陌生的感觉袭来,这种感觉足以证明这个世界一点也不安全。这不是大家以为的熟悉并习惯的地方。到处都藏着通向其他维度的门。你会被无数的陷阱精心引诱,最终背叛自己。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会俘虏你,迫使你做你发誓不去做的事,说你坚信永远

  不说的话。而这种力量就在你身体里,在你自己的萌芽里。当你离底线太近,你会发现底线不存在了。这些界线一直在变吗,还是说它们仅仅是你假想中的幻影?

  阿丝勒的身体夹在男人和墙中间,她为这种难以置信的身体的愉悦所陶醉。她伸出手臂环抱住男人,完全屈服于一种比羞耻还要强烈的情感,呻吟着念出他的名字:"奥马尔……"

 

[1] [2] 下一页



资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张愿青 
  • 上一篇资讯:
  • 下一篇资讯: 没有了
  •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龙门读书会  
    排行榜  
    推荐图书  
    岳西县龙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协办 电话:0556-2187758,2175177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