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新书|书评|书摘|文苑|本土作品|排行榜| 龙门读书会|岳西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岳西网 >> 龙门读书 >> 书摘 >> 正文
四百年未有之变局:中国、美国与世界新秩序
作者:龙门书城    资讯来源:龙门书城    更新时间:2016/12/1 点击数:

 



 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一

  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不管承不承认,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只是这种变化不是靠世界性战争实现的,而是一种改良式、渐进式、“温水煮青蛙式”的变化,在量变和质变之间甚至看不出明显的界线。但是,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处在一个新的时代、新的世界。回溯过去,从1648 年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到“一战”后华盛顿—凡尔赛体系以至“二战”后雅尔塔体系,再到冷战后漫长的过渡式“后后冷战时代”,我们今天正面临第四次历史性变迁,我们正见证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的重构,正所谓四百年未有之变局!

  前三次历史性巨变都同世界性战争(热战或冷战)直接相关,因此体系之坍塌或构建都是疾风骤雨、大开大合式的,基本是推倒重来、另起炉灶。我们正身处其中的这新一轮秩序之变,则既与一系列局部性战争(如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地区性冲突(如朝核危机、伊核危机、乌克兰危机、东海南海摩擦)相关,也同国际力量格局的自然变动攸关—所谓新兴力量群体性崛起、西方世界整体性低迷、非国家行为体呼风唤雨、全球性问题集中爆发等,从不同侧面冲击西方主导的既有国际体系。而更为根本的,是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社会信息化、威胁多元化、文化多样化等“五化”前所未有地同时并存于世界,它们相互激荡、互为因果、连锁反应、推波助澜,你方唱罢我登场,东边日出西边雨,剪不断理还乱。对执政者来说,面临的任务千头万绪,机遇和挑战均前所未有,纵然使出百般武艺,最终白了少年头,也未必招人待见。对普通民众来说,面对一天一变的网络资讯和难以适应的气候变化,面对日新月异的国事家事天下事,常常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

  而对善于冷眼看世界的战略思想家而言,这个时代给他们思考、写作提供了绝佳的素材,于是诞生了所谓“单极说”“多极说”“两极说”“无极说”,产生了所谓“后美国时代”“中国崛起时代”“信息技术3.0 时代”等。一批高质量、有深度的作品连番问世,即以近两年为例,法国人皮凯蒂的《21 世纪资本论》 、日裔美国人福山的《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英国人克拉克的《梦游者:1914 年,欧洲如何走向一战》 、中国台湾学者朱云汉的《高思在云》等,从历史的纵深、政治经济的结合部、人类政治的发展前景等多角度考问我们的时代、探寻未来的秩序。然而,他们提出的问题比给出的答案多,他们的困惑似乎比芸芸众生还更多几分。

  其中不能不提的是年逾90 的基辛格博士,他依然活跃在国际舞台,敏于思考,勤于著述,善于沟通,指点迷津。他的《世界秩序》 一书悄然面世,似乎是一个阅尽世间沧桑的老人在告诫世人,我们所处的世界真的已经变了,而我们却都没有做好重塑新秩序的准备。旧的秩序濒临坍塌,新的秩序将建未建,还有什么比这更危险的事实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各国都忙于自己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而无暇静下心来重整地球村这个共同的家园,则世界表面的经济繁盛和技术进步到头来恐将带来更具毁灭性的后果。

  或许正是意识到这一点,在联合国成立70 周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重大历史性时刻,各国都在积极筹备、隆重纪念,红场阅兵、天安门广场阅兵、联合国大会……人们似乎期待以这样一个历史节点为分水岭,总结过去、正视现在、面向未来,内心其实都在呼唤一个更加与时俱进同时富有活力的新世界秩序的到来。然而,谁将是世界新秩序的引领者或缔造者?

  二

  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同时也是既有国际秩序的主要缔造者,美国自然希望继续主导这个世界。奥巴马无论怎么“谦逊”,在继续领导世界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从来都不含糊。他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问题不在于美国是否继续领导世界,而在于如何领导”,“美国决不当老二!”“硬实力”“软实力”“巧实力”,不管如何包装,内核都是“实力”,美国追求的永远是实力至上,目标则是继续领导世界100 年。

  问题是,世界已不是过去那个世界,美国也不是昨天那个美国。就军事实力而论,美国仍占据绝对优势,相较逐渐老化的俄罗斯军力,美国的军事实力从某种意义上说甚至比冷战时期更胜一筹。其他如科技力、网络力、战略力、文化力、情报力、同盟力、智慧力、地缘力等,仍令其他大国难望其项背。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仍是“唯一超级大国”。但从经济实力角度看,美国的绝对领先优势至少面临来自欧洲和中国的挑战。就单个国家而言,2014 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首次超10 万亿美元,达到10.2 万亿美元,离美国17.4 万亿美元虽差距仍大,但全世界超10 万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的毕竟不再只有美国一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据购买力平价论,甚至认为中国经济总量在2014 年已经超过美国。而更多的国际观察者认为,中国经济超美只是时间问题。从政治和社会两个维度看,则美国面临自20 世纪60 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内部问题,政治“极化”和社会“分化”愈演愈烈,以致曾经高呼“历史已经终结”的福山写下《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一书,公开表达对美国政治制度的失望和无奈。制度优势和社会活力一直是美国人引以为傲的软实力,也是其对外实行霸权的国内基础,如今看来,面对2016 年总统大选出现的“特朗普现象”“桑德斯现象”,不得不承认这个基础正在出现大麻烦。“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奥巴马的对外政策屡遭批评或掣肘,绝非偶然,而他在应对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危机、利比亚危机、伊拉克危机、“伊斯兰国”等问题上的作为不力,实在是因为他不想管、不敢管也管不了。毕竟,2008 年金融危机后被推上台的奥巴马,当务之急是经济、经济、经济!结果,美国的经济终于走出危机,再次步入复苏增长轨道,但蓦然间美国人也发现,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却在无情地下滑。在这种实力与影响力并不同步的情况下,靠美国单极维持国际秩序的稳定显然不切实际,尽管少数美国人仍在做着“美利坚帝国”的迷梦,但多数美国人对美国实力的限度是心知肚明的。

  欧盟能否构成世界的另外一极姑且不论,但其作为经济总量世界第一、现代化水平程度最高、全球治理水平和能力最强的力量组合,是维护国际秩序稳定或重构世界新秩序的重要力量。2014 年习近平主席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首访欧盟总部布鲁塞尔,传递出一个非常鲜明的信号,那就是中国认同欧盟作为世界政治一极、经济一极、文明一极的独特分量,也希望通过深化中欧合作共同维护国际秩序的稳定。然而,自冷战结束后,“欧盟往何处去”就一直困扰着欧洲各国领导人。美国人所形容的“经济巨人、政治矮子、军事侏儒”状况虽有所改观,在叙利亚、利比亚冲突中欧洲人甚至冲锋陷阵跑在美国人前面,但总体而言,欧盟要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还面临不少困难。高福利制度和外来移民增多带来的社会问题、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下的经济复兴问题、乌克兰危机背后折射出的战略安全困境,等等,显示“后现代”的欧洲也免不了“战争与和平”“发展与复兴”等现代国家习以为常的那些事儿。而近两年来欧洲主要大国恐怖袭击不断,更让欧洲一夜之间成为全球恐怖主义的重灾区和全球难民的集散地。总之,欧盟作为国际政治事务中的整体性力量,如何整合实力、找准定位、明确方向,是个大问题。否则,欧盟主要大国只能各怀心事,劲有时并不往一处使。德国最具实力,但默克尔很有分寸感,不愿挑头;法国有意在国际舞台上一展身手,但作用有限;老牌帝国英国则如美国著名评论家法里德· 扎卡利亚所言,“正在放弃全球大国身份”,一场谁也不在意的“脱欧”公投竟然出人意料地弄假成真,让人对大英帝国是否从此变成“小”不列颠开始认真思考。欧洲大国如此,中小国家能做何指望呢?

  另一个堪称一极的大国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最具争议。中国人和美国人、欧洲人在如何看俄罗斯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就大相径庭。中国人大多看到的,是俄罗斯广袤的国土、丰富的资源、强大的军力、厚重的文化,以及充满魄力和魅力的普京,因此往往对俄罗斯高看一眼,一直将它视为另一个世界级大国而倍加重视。这背后,恐怕多少同中国与沙俄之间的历史积怨、与苏联之间的历史恩怨等记忆有关。毕竟,我们曾是受害者、受伤者或弱者,因此容易放大对俄罗斯实力的认识。美国人看待俄罗斯,则完全是一种胜利者的心态。问起华盛顿的战略界人士,十之八九会说“俄罗斯不会有什么用了”。一些学者甚至觉得,冷战后的美国历任总统总在试图从羞辱俄罗斯的过程中享受某种快感。美国朝野弥漫的这种“俄罗斯不行论”其实蕴藏着巨大的危险。如果历史是一面镜子的话,镜中的俄罗斯从来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平庸者。在成功化解古巴导弹危机后,肯尼迪曾经心有余悸地告诫后任美国领导人:“核大国在捍卫自身利益时,应避免出现让对手必须在耻辱的退让与核战争间做选择的情形。”不管怎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面临巨大难关,俄罗斯毕竟是世界政治中谁也不能小觑的战略性力量。更何况,俄罗斯拥有这个时代最稀缺的资源、能源、国土规模等天然优势。作为战后国际秩序的共同缔造者之一,俄罗斯对当今及未来世界秩序有一套全面的看法和阐述,需要人们仔细聆听和认真解读。

  在世界大国俱乐部里,不应忘记的还有印度、日本和巴西。三国虽各具特色,但在期待成为被人尊重的世界级大国方面则同气相求,联手“争常”即是重要标志。但毕竟,印度崛起的光芒不如中国闪亮,目前合纵连横多意在经济发展,对世界新秩序的构建缺乏必需的意愿和能力。日本安倍政权虽无日不在“俯瞰地球仪”,但志大才疏、心胸狭隘、缺乏担当,在美国的羽翼下尚难称得上是一支完全独立的战略性力量。巴西虽不甘偏安南美,但与世界政治的中心地带相距遥远,且自身面临严重的政治社会经济问题,世界杯、奥运会的光环掩盖不了巴西深层的矛盾,巴西的再度崛起还需要时间的考验。

  其他如南非、土耳其、伊朗、沙特、澳大利亚、加拿大、印尼、韩国、阿根廷等中等强国,对世界秩序的构建越来越有想法和发言权。它们有望成为新秩序构建的生力军,但指望其成为推动构建新秩序的主力军,似乎勉为其难。

 

[1] [2] 下一页



资讯录入:龙门文化    责任编辑:张愿青 
  • 上一篇资讯:
  • 下一篇资讯: 没有了
  •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龙门读书会  
    排行榜  
    推荐图书  
    岳西县龙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协办 电话:0556-2187758,2175177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