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岳西网 >> 文学 >> 方诗生 >> 正文  
作者:方诗生    作品来源:岳西网    更新时间:2016/7/12  责任编辑:韩振球  点击数:
    槐树在故土上开花,槐花的香气在一个叫小冲的山凹里肆意流淌。
    再次抵达小冲的时候,只有一条河仍然指引着我前行的路,将我的目光和脚步带向弯弯曲曲的山坳。
    即使是这条河也今非昔比:河水虽还算清澈,却看不见鱼虾穿梭;一条不足5公里的河道内,渣土和垃圾格外刺眼。
    小冲的楼房如同春笋般年年见长,黄土黑瓦的低矮老屋被白墙红顶的高大楼房逐渐替代,山村的泥土气息、浓烈的乡情正悄悄发生着变化。。。。。。
    只有几棵香樟和一棵槐树仍在原地矗立坚守着,那粉白色的槐花在春天里依然如期绽放。
    进入小冲最明显的标志就是路口的这棵槐树了,槐树下几块圆润光滑的石头不知何时起伴随着槐树度过春夏秋冬。十年前,小冲没有通车,凡进入小冲的人们喜欢在这里稍作歇息,再进入山村。小冲人迎来送往把这里当作起点和终点。
    我依旧坐在一块石头上,槐花在枝头灿烂着,地上飘落了一些零散的花瓣。我看见了外婆的足迹,想起了外婆每次送别时含泪的眼神,和佝偻的背影。
    我童年时,每年的暑期都要在小冲的田里捡螺丝、塘里扒泥鳅、河里捞鱼虾,然后,吃着外婆煮的豇豆饭、锅边溜。晚上在青蛙和蟋蟀的伴奏下,进入梦乡。
    那时,听说我们要来,外婆就早早伫立在槐树下等候着。离开时,又把我们送到这里,目送我们沿小河坝走上通车的大道。
    然而, 岁月无情. 当年栽插这棵槐树的人, 或许还没闻见花香,就含笑九泉。 正如外婆无论对这棵槐树饱含怎样地深情, 最终还是和当年凋谢的槐花一起融入泥土. 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按照她的心愿,让外婆能在安眠的地方一眼看到这棵老槐树。今天,我们能清楚的看到她的墓碑,而她什么也无法看到。
    现在,我在小冲的时间非常短暂。因为小冲值得我挂念的东西和熟悉的场景已越来越少。唯有这棵槐花让我牵挂。尽管,离此不远就有一条水泥路连接山里山外,但我还是喜欢从小河口下车,然后,沿着河堤一路步行,去寻找, 去回忆。
    五月的槐花分外醒目,槐花映照下的村庄今非昔比。而仅剩的几间老屋满是裂痕,我曾经睡觉的地方堆满了松毛和稻草,厨房成了鸡舍。老屋前,我踱着步。眼前绿油油的禾苗和农田正在浓缩;一幢幢靓丽的楼房拔地而起;一辆辆漂亮的小车在村庄里穿梭。
    昔年住此何人在, 满地槐花秋草长。眼前的槐树把她的芬芳留在田垄,青蛙的鸣叫渐渐稀疏,莹火虫已不再闪现,只有这株饱经风霜的老槐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并把它的深情融入村庄.
    我居住的窗台外, 有一棵刺槐. 每当槐花扑鼻的时候, 我就会想到小冲的那棵老槐树, 想念外婆和许许多多过去的事……..
    五月, 槐花的香味已渗入到我的肌肤.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 本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编辑入口 | 服务热线:0556-2184758
    版权所有: 中共岳西县委宣传部 管理维护:岳西网体系管理开发中心 设计制作:岳西网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岳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使用。
    法律顾问:刘光耀 新闻类站备案号:皖网宣备080008号 网站ICP备案号:皖ICP备081014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