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岳西网 >> 文学 >> 文苑 >> 正文  
作者:柳瑞林    作品来源:岳西网    更新时间:2016/6/24  责任编辑:韩振球  点击数:

    周末整理书柜,一不小心,一叠发黄的信笺从书柜的一角滚落下来。那几十封书信,有亲朋好友寄来的,也有儿女上大学时写的,还有报刊杂志的编辑记者寄来的,虽然是二十年前的信,我仍然把它当作宝贝似的珍藏着。在弯腰拾起的那一刻,二十年前鸿雁传书的情景立即浮现在眼前。

    身居山乡僻壤,交通闭塞,信息闭塞。“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书信往来是与外地亲朋之间保持联系的唯一方式。平安、思念、祝福、牵挂,尽在文字之中。一封家书,碾转半个月或更长的时间,才能到达收信人的手中,满心期待地写信,小心翼翼地寄信,心焦火燎地等信,正如大诗人杜甫说的“家书抵万金”。

    女儿念大学的时候,有一年的暑假,别的孩子早就回家了,暑假过去半个月了,还不见女儿的身影,也不见她的书信,一家人心急如焚。正当我打算搭车去学校寻找时,邮递员送来了女儿的信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拆开信件,原来女儿要参加学校组织的为期半个月的暑期实践活动,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女儿在放假前一个星期就写好了寄回家的信,迟迟收不到信是因为当地乡邮员家里盖房子,十多天没有跑班。

    住居乡下,工作在一个小学,除了教书,读报便成了唯一的爱好,每当放了午学和晚学,孩子们背起书包离开校园的时候,我泡上一杯山茶,品读一周的报刊,得到的是精神上最大的寄托。读报之余也常涂鸦,因而少不了和编辑之间的书信往来。然而,这里非常偏僻,距乡邮政所有10公里的路程,那时又不通车,山高岭陡,,乡邮政所只要一名所长兼投递员,一个星期的光景送一趟报纸、信件就算很正常的事了,十天半个月才来一趟,也是常有的事。于是,便板着手指头日日盼望乡邮员,目光也不时注意着学校的大门,总想会有一份意外的惊喜,盼望乡邮员就像得了急症的人盼望医生,又像一个长途跋涉的人急需得到一口水喝,乡邮员来了,就像久未谋面的亲朋好友一样,热情问好,递烟倒茶,不敢有半点怠慢。正如一首诗里写的“等待的日子是苦的,又是涩的,我时刻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一封信,那一张纸,那里有你的烦恼、快乐和期盼,我期盼与你分享。”为了表达心中的期盼,我写过一篇《盼望乡邮员》的文章发表在报纸上,文中虽没有指名道姓,却引起了不小的误解。

    怀念那写信的时代。那溢于纸间的真挚,那等信盼信的焦着,那从邮递员手中接过信时的激动,那拆信时的急迫或小心翼翼的神情,恐怕不是拿起电话或收看电子邮件时所能比拟的。“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家书所代表的悲欢离别,沧桑岁月,没有什么可以替代得了。

    到了二十一世纪,人类已进入信息社会,电话,电子邮件代替了书信,,尽管是快捷迅速,但是那排列整齐的宋体字怎么也代替不了个性的手写,那格式固定的Emaii也难以和散着墨香、蕴含着写信人的心情和感情的信笺相提并论 。

  • 上一篇作品:

  • 下一篇作品: 没有了
  • 本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编辑入口 | 服务热线:0556-2184758
    版权所有: 中共岳西县委宣传部 管理维护:岳西网体系管理开发中心 设计制作:岳西网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岳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使用。
    法律顾问:刘光耀 新闻类站备案号:皖网宣备080008号 网站ICP备案号:皖ICP备08101403号